yabovip入口_卡戴珊亿万富翁的生活方式反而受到了“毒性”

环球网4月8日报道,[全球时报特约记者吕克]金卡戴珊成为亿万富翁!据报道,《福布斯》年6日,40岁的“网红名园”金卡戴山韦斯特的个人净资产已经超过10亿美元,成为亿万富翁。但是这位新晋亿万富翁的成功道路和生活方式对很多外国媒体来说似乎是“毒性”。

卡戴珊成亿万富翁 生活方式却被批“有毒”

“网红”赚钱技术

卡戴珊的“黄金吸收”能力是世界上最擅长的“眼睛吸收”网红之一,令人咋舌。2011年卡戴珊首次出现在《福布斯》杂志上时,粉丝数(660万)超过好莱坞明星阿什顿库彻,仅次于美国当时的奥巴马总统。5年后,以手机游戏和真人秀为模特的巨额收入使卡戴珊年薪5100万美元,登上了《福布斯》的封面。目前,凭借两家时尚品牌KKW Beauty和Skims的人气、股票实现和其他个人担保收入,卡戴珊的个人资产从去年10月的7.8亿美元猛增至今年的10亿美元,轻松跻身福布斯认证的亿万富翁行列。

KKW Beauty由Kadasan于2017年创立,完全依赖社交媒体营销向消费者宣传直接销售,30万套首次上市的化妆品在2个小时内售罄。到2018年为止,将产品线延伸到眼影、遮瑕膏、口红和香水的KKW Beauty可以为Kadasan带来1亿美元的收益。到2020年,KKW Beauty的20%股权被化妆品巨头Koti评为2亿美元,市值达到10亿美元。

除了KKW Beauty,kadasan还在2019年创立了另一个品牌Skims。从娜塔莉马山和安德鲁罗森等时尚圈巨匠那里筹集资金,利用巨大的社交粉丝群销售新品牌(Kadasan在Insta Gram已经有2.13亿粉丝,Twitter粉丝也有6960万人),据《福布斯》透露,Kadasan持有的Skims股票价值超过2.25亿美元,还有传统的房地产投资、手机游戏广告、

0“物质上的美国梦”

媒体并不欣赏卡戴珊的“亿万富翁成长之路”。《名利场》跟随著名摄影师劳伦格林菲尔德的场面,揭露了卡戴珊家族奢侈的生活。“他们使用24K纯金马桶,带着五颜六色的铂金包,坐豪华轿车去豪宅开派对。这种奢侈和炫富的场面赤裸裸地展现在大众面前。”

在《名利场》,卡戴珊家族和社交媒体可能是“有毒的”。他们追求的是“物质上的美国梦”,对年轻的美国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甚至推翻了“财富”、“名声”、“白手起家”的定义。回顾卡戴珊家族的名声,实际上将他们推给大众的是2007年养老金卡戴珊和男朋友的性爱录像泄露事件。同年10月,卡戴珊家族主演的真人秀《与卡戴珊一家同行》开始播出,这家人名声大噪。2006年,kadasan三姐妹成立DASH服装店,努力维护这个品牌后,他们的名声随着一系列争议事件而飙升。

英国《卫报》从消费主义的角度分析了卡戴珊家族对全球时装产业的影响。“他们什么都可以卖!”“金弟弟”詹纳穿着粉红色外套,将短裤、运动鞋和香奈儿口袋的照片上传到社交媒体上,数百万人可以得到称赞和模仿。夜总会也表示:“不仅模仿卡戴珊的穿着,而且还像接受卡戴珊卖的生活方式一样。可以看到卡戴珊家族的迷女,她们仿佛能更接近无法企及的奢侈生活。”(威廉莎士比亚、温斯顿、夜总会、夜总会、夜总会、夜总会。

爱尔兰《独立报》更严肃地指出:“拥有小麦色皮肤的金卡戴珊虽然受到全球粉丝的追捧,但被认为是现代女性最糟糕的象征,表明西方文化对女性的某些假设3354充满了物质主义、虚荣和饥渴的形象。”一些大众文化评论家担心卡戴珊家族的影响力,有人认为他们表现出“有毒”的女性气质,甚至令人厌恶。2017年金卡戴珊在巴黎遭抢劫时,有些人幸灾乐祸也是理所当然的。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预测说:“即使临时真人秀《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结束,家庭的影响也不会消失。”他们向社交媒体销售的化妆品、服装和食品,更不用说不谙世事的年轻人,已经知道虚假广告危险性的成年人也无法阻止。”“。

0环球网4月8日报道,[全球时报特约记者吕克]金卡戴珊成为亿万富翁!据报道,《福布斯》年6日,40岁的“网红名园”金卡戴山韦斯特的个人净资产已经超过10亿美元,成为亿万富翁。但是这位新晋亿万富翁的成功道路和生活方式对很多外国媒体来说似乎是“毒性”。

卡戴珊成亿万富翁 生活方式却被批“有毒”

“网红”赚钱技术

卡戴珊的“黄金吸收”能力是世界上最擅长的“眼睛吸收”网红之一,令人咋舌。2011年卡戴珊首次出现在《福布斯》杂志上时,粉丝数(660万)超过好莱坞明星阿什顿库彻,仅次于美国当时的奥巴马总统。5年后,以手机游戏和真人秀为模特的巨额收入使卡戴珊年薪5100万美元,登上了《福布斯》的封面。随着目前两个时尚品牌KKW Beauty和Skims的火爆,

卖、股票变现和其他个人代言收入,卡戴珊的个人资产从去年10月的7.8亿猛增到今年的10亿,轻松跻身福布斯认证的亿万富翁行列。

卡戴珊2017年创立的KKW Beauty充分依赖社交媒体营销,直接向消费者宣传发售,首次上线的30万套化妆品2小时售罄。到2018年,产品线铺展到眼影、遮瑕膏、唇膏和香水的KKW Beauty能给卡戴珊带来1亿美元收益。到2020年,卡戴珊以2亿美元估价将KKW Beauty的20%股权出售给化妆品巨头科蒂,这一交易让前者市值达到10亿美元。

除了KKW Beauty,卡戴珊2019年还创立了另一个品牌Skims,她从娜塔莉·玛珊和安德鲁·罗森等时尚圈大腕那里筹集资金,利用其庞大的社交粉丝群推销新品牌(卡戴珊在Instagram上已有2.13亿粉丝,推特粉丝也有6960万)。据《福布斯》估计,卡戴珊手中持有的Skims股票价值超过2.25亿美元,此外她还有传统的房地产投资、手机游戏代言、真人秀和各种其他投资收入。

“物质化的美国梦”

对于卡戴珊的“亿万富翁成长之路”,媒体并不欣赏。《名利场》曾跟随著名摄影师劳伦·格林菲尔德的镜头,揭开卡戴珊一家奢侈的生活:“她们使用24K纯金的马桶,拥有五颜六色的铂金包,坐着加长豪车到豪宅里开派对,这些奢侈和炫富的场面赤裸裸地呈现在公众面前。”

在《名利场》看来,卡戴珊一家和社交媒体是“有毒的”,他们追求的是一种“物质化的美国梦”,对年轻一代美国人的影响巨大,甚至可以说颠覆了“财富”“名望”和“白手起家”的定义。回顾卡戴珊家族的成名之路,真正将他们推到公众面前的是2007年金·卡戴珊与男友的性爱录像带泄露事件;同年10月,卡戴珊家族主演的真人秀《与卡戴珊一家同行》开始播出,这一家人声名鹊起。2006年,卡戴珊三姐妹创立DASH服装店并着力维护这一品牌,随后她们的名气便开始伴随一系列争议事件水涨船高。

英国《卫报》则从消费主义角度分析卡戴珊家族对全球时尚产业的冲击:“他们能把任何东西卖出去!”“金小妹”詹纳身着粉红色外套,配上短裤、运动鞋和香奈儿腰包的照片只要往社交媒体上一发,就能吸引几百万人点赞和效仿。夜总会里也能看到一大群卡戴珊家族的迷妹,“她们不仅模仿卡戴珊们的衣着,还毫无保留地接受卡戴珊贩卖的生活方式,仿佛这样就能离那种无法企及的奢靡生活更近一些”。

爱尔兰《独立报》更是严肃指出,“虽然拥有小麦色皮肤的金·卡戴珊受到全球粉丝追捧,但她也被视为现代女性最糟糕的象征,体现了西方文化对女性的某种假设——充满物质主义、虚荣和饥渴的形象”。有大众文化评论家对卡戴珊家族的影响力感到担忧,有人认为她们呈现出来的是一种“有毒的”女性气质,甚至让人厌恶,难怪2017年金·卡戴珊在巴黎遭抢劫时,会有人幸灾乐祸。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则预测,“即便火爆一时的真人秀《与卡戴珊一家同行》已经完结,但这家人的影响并不会消失。她们在社交媒体上兜售的那些体现其生活方式的化妆品、服装和食品,别说是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就算是早已意识到虚假广告危害性的成年人,也会防不胜防”。

yabovip入口_卡戴珊亿万富翁的生活方式反而受到了“毒性”